•   站直了!别晃!手贴紧!哎……我让你动了吗!来部队几天了?不懂队列纪律吗?站不好,今天别吃饭! 这就是我那个把自己丢了的班长对我说的话,其实他人不坏,个不高,圆脸,还挺...

  • 我的宝藏

    2020-11-30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收藏,有些人喜欢陈旧的邮票、有些人喜欢有价值的古玩、还有些人喜欢埋在地下的沉香酵酒,而我喜欢的是记录岁月的足迹,书写你的芬芳。   校园时光遇到你...

  • 白天,是阳光,让我看见了色彩,也不知道用了多少颜色才渲染了这个世界,我能与之通信,是从云缝中的一束光线帮我打开了这双眼睛,我佝偻着身影,感受着一息瞬变的气息,一阵风吹来,荷叶在道别,没有人知道,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然后,我抖动一下身体,朝着天际飞去。 天空,泛着雾气,像极了昨日的天气,我带着情绪在飞行,思绪在空气摩擦中绽放出回忆,而时间正在以特别的方式,带我飞回昨日的夕景,我托着疲惫的身躯,落在一处荷塘,于叶边而立。朝天际望去,白云抹上了胭脂,正被夕阳捧在手心里,我阻止不了光线的变化,显然视线也在...

  •     独自坐在办公室,傻傻的望着窗外远处似有似无的土山。说是山,也就是些高高的土堆而已,在南疆五年见得最多的都是这样的“山”!也许是呆久了的缘故,慢慢的开始对这里有了感情,仿佛冥冥之中注定着什么,安排着什么!想着这些,心里开始忐忑的不淡定。     现在就想告诉下我的朋友们,这里的冬天不太冷,太阳依旧暖和,晒得人暖洋洋的。但是现在的北疆大雪纷飞,感似两个世界。我实在是记不起是哪天的清晨,就感到的无边的冷意。或许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孤单的身影难免会思念曾经的过去。然后又随着风吹散,在日出的时候,竟也能...

  •       在省城中学美术教师队伍中,我算是一个另类,特别是在艺考热旺盛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有本科师范大学学历、且有点小名气的我,完全可以轰轰烈烈的干一番事业。培养出几个名校或美院学生,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还可趁机发一点小财,名利双收。然而,我既没有搞画室,也没有办培训班,就是高薪聘请外出上课也被我婉言谢绝。并不是自己不食人间烟火,而是有过深刻教训。       在艺考热初期阶段,我的确没有经验,带过几批高二转板学美术的学生,结果是自己累的半死,吃力不讨好。虽然每次都送出去上了大学,不管是几类的院校,能走...

  •   你好,十一月<br/><br/>今年的十一月有点陌生,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环境。不是我变了,而是它藏的深了。<br/><br/>走在南医的校园中,入眼皆绿,丝毫没有秋末的悲凉与凄苦。十一月的南医仿佛有盛夏的生机,昏黄不在,翠绿满园。声旁是匆忙走过的身影,为了学业,为了梦想,为了责任,或许也为了爱情。可又有多少人能静静感受这到来的十一月啊!古人悲秋,可如果让他们处在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十一月中,他们可否能找到他们所悲的秋?<br/><br/&...

  • 一世情缘

    2020-11-10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要与这一袭白衣结下一世情缘。    2009年,我不顾家人反对,带着我的女友,我现在的妻子一起来到这个城市生活,在我现在工作的医院开始新的工作。      那时,没有公交直达医院,下了公交,要走半个钟头的路才能到达上班的地方。医院没有暖气,每逢冬天,我和同事们靠煤火取暖。医院也没有正规的食堂,我们常常在上班的时候自带食物,或者带上柴米油盐,利用休息时间自己煮饭。     2010年冬天,我从地下室把煤炭提到三楼后,担心当晚值班的同事受冻,到医院后方的的山上砍柴生火,当时满山...

  • 雨夜

    2020-11-06

    雨夜 广睿 夜半,雨打窗棂,声声入耳,滴滴撩心。雨的世界,仅听见雨,如烟似雾。 沾一滴落水,延指尖滑下,散发着思忆,洒落于地面,那水花便如舞女,轻柔曼妙、楚楚动人。 哼一曲悠扬轻软的音调,看喜欢的书,做喜欢的事,想喜欢的人,只因为喜欢,只因为有你有我,也只因为这别趣的喜欢。 淡淡的雨滴和着淡淡的夜城,淡淡的风带着淡淡的忧伤。划走了岁月,划走了无奈。淡泊了离愁,淡泊了喧嚣。 些许的清浅往事,渐行渐远的分分合合,终究归于沉寂。自然还原于本色,生命归于无声,世界归于另一个世界。我...

  • 像胡杨一样活着 格尔木的胡杨林被称为“世界上最高的胡杨林”,背靠巍巍昆仑,面朝茫茫戈壁,春暖花开时它们沉默不语,秋季来临时它们尽情绽放。 曾有幸一睹胡杨林的风采,在那个干燥少雨、水分蒸发量大的高原气候下,胡杨树与沙柳、芦苇成为少有的植物,从格尔木市一路向西六十多公里,便能看到一片河流形成的湿地,当地的人把这里叫做“托拉海”,意味“胡杨很多的地方”,登上路边起起伏伏的荒芜山丘,将会有壮观的景色映入眼帘,蓝天白云下起伏丘陵间,一颗颗苍老古朴的胡杨树犹如驻守边疆的战士屹立荒漠中,在这一片生命禁区中,胡杨以自...

  • 重阳节故事新编   很久以前,在一条大河边住着一个名叫桓景的人,非常尊敬老人,不但孝顺父母,对其他老人也是尽力帮助。他一家人守着几片薄地,起早贪黑地干活,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天有不测风云,大河两岸忽然流行起瘟疫,夺走了不少人的性命。桓景听人说,这是大河里的一个河妖在作怪,他非常愤怒,但又拿河妖没有办法。   有一天傍晚,桓景从地里干活回来,半路上碰见一个残疾老人在艰难地行走,桓景赶紧上前搀扶老人,把老人带进自已家,一起吃了饭,又叫妻子儿女在灶房里打草铺睡,自己陪着老人睡在炕上,凑合着过了一夜...

总:293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