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最新一季《奇葩说》里,傅首尔坦言: “你要相信,付出真心没有错,真心对一个人好也没有错,你不爱我了但我还爱你也没有错。 爱情不就是我敢喜欢又敢离开吗? 得到时我珍惜所有,失去时我努力释怀,电光火石我没放过,遍体鳞伤我不认错。 我告诉你们多少风花雪月,最后也不过是个背影。最终你会遇到一个长情又温暖的怀抱,你会明白,有些人就是用来错过的。” 茫茫人海,人潮汹涌,遇到一个你喜欢的同样也喜欢你的谈何容易。两个人故事的常态不是搭伙过日子就是分道扬镳。而人生的不妥协,人生的意义,始终要寻找那份真正属于自己...

  • 我开始一整天坐在阁楼的屋顶上发呆充愣,开始真正躲避你的视线。面对你噙满泪水的双眼,我不做任何解释和安慰。在你赌气不来见我的那些日子里,我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你的不存在。 我不敢跟你说。 所有的一切都在流失。我知道,你还不曾知道我们已经断裂的伤痕有多大。 我们曾经有过太多美好的回忆。你手挽手携着我,在蔚蓝的大海边,拾掇生命里每一根纤脆枝丫,细细编织我们爱情的巢穴,在下一个季风来临之前,要与我一起守望潮汛的飘摇与变迁。爱情是那样温馨和充满思念的甜蜜。我们曾经要长相厮守,要相偎相依,要一起呵护漫漫人生情路上...

  • 那一次回来后,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看海。 在没看海和不听琴的日子里,我就又沉湎于我的那些纷杂交错冥想不明的事。 时代是个怎样递变的东西。昨天我还痴狂迷恋的物事,今天就过时得恍如隔世。我们能留住什么,应该留住什么。所有赞美和歌咏爱情的永恒与纯真都那样动人心弦,那为何不让我们世代传承下去?是否也会害怕厌倦和不愿承担自己自相矛盾的盟誓? 人类长得让人沮丧,又短得令人感伤。 我在一本俗不可耐的网络文学杂志上看到这样一句话——“6500万年前,最后一只死去的恐龙,它心里在想些什么呢?”——时,不禁哈...

  • 我开始看些不单单是亿万身家资本企业家的外传或财经快报,或易经风水占星布卦的书,而是有点文学味道的作品,甚至有点纯。有点纯。。。。。。 你眼睛里闪着狡黠的笑意。哼,别高兴得太早。在你恐吓加带钩彩瓷钉锤胁迫的那次钢琴独奏会上,我依然忘乎所以地进入了梦乡。在你将琴谱、靠枕、水杯(塑料的)一股脑砸向我缤纷梦境的第二天早上,我熬红了双眼给了你一封对你高超琴技由衷赞赏再沥血讴歌的信张,以致我的敬意与歉意: 。。。。。。 河彼岸飘来的歌声/ 是千年遗殇的爱人/ 穿越宿世的哭泣吗/ 。。。。。。 在冥冥的鸿...

  •   每天都想着去找你,但是又有诸多顾虑.   每天都在脑海里想着与你见面的场景.   每天上着班也都是胡思乱想,我无法压抑内心的思念.   不知道我的改变如何能让你知道,但是我真的在努力改变自己.   我很想跟你说一句 我爱你 从始至终都未改变   但是我知道这句话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可能就是一种奢求.   如果说 这就是我们的结局! 我也能接受  真的   原本2020年是个欢喜的一年 但是最终你变成了我最难忘的人   你让我期待明天 却没有出现在我的明天.   这一刻你重返人海的时候变成...

  • 赤湾的蓝色眩晕还在晃。 我们的看海也还在继续。 现在一说起海我就犯腻。我开始有了自卑懦弱感。我不知道像我这样原想踏平喜马拉雅山脉、征服三百六十五根经条纬线的人,竟然连你都逾越不了。当我看着你神采奕奕、满面油光地畅想海的美妙,而我却只能听天由命、半死不活地被你拖着走时,我开始感到命运的无法把握或叫摇摆性和残酷性。 这一些都为将来的一些不快奠下基础,这一些你都要负主要责任。虽然我知道你原意并非如此。 你带我去看海,也许你是希望——希望我狂傲不羁加天生富贵的油质外表气势,能有一些高深风雅、诗情画意的...

  • 其实,在第一次新生报到聚集的大会场上,我就开始用别人说会勾人的眼睛捕捉你。直到你的脸夹慢慢觉得灼热,转过头来,猛然与我的目光相碰。于是,爱的火花吱呀呀地迸发了。 你眼睛何苦要闪烁光彩却又左顾右盼地躲避我?我又怎会不知你怔怔看着某个事物时眼角余光流露的挑逗?我又怎会不知与我擦肩而过你内心深处的微微颤动和莫名冲动?我又怎会不知你漫不经心转头扫瞄课堂其实是在找寻最后一排伏案酣睡的我的真情奔流涌动?你难道不知道我曾经想撰写一部有关心理与科学和社会及爱情之间微妙关系的旷世宏著吗?你能瞒住我什么呢! 其实我什么都...

  • 母亲,如果不是这个开斋节,或许我会忘记这午夜窗外的雨,刚刚伸手接了一两颗,便打湿了我的心情,悄悄贴近我的手。我想告诉你: 母亲,小雨的季节,仍和以往一样,默默的,而我却看不到你坟前的草,因为太远我不能去看你。可是我想你,母亲,我却不能去看你。            并不只是在雨夜中,我才会想起你。但我还是相信,十年过后,我的伤心没有减少反而增添了,我害怕时间远去的同时你留在我记忆里 的这份忧伤也会随之淡去,可是,每当丁香花开时,我睡不着,母亲我想你,因为想你我是寂寞的,寂寞中全是想你的泪...

  •   我认输,因为我太爱你 文 李玉龙 上个周六晚上,我坐在广园一家临街的茶店里喝茶。时约8:20左右,一辆警车拉着响笛从茶店门口呼啸而过,不多时,又一辆120急救车也朝着警车驶去...

  • 烟花

    2019-03-27

    ...

总:8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