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原创美文 > 岁月

岁月

推荐人:梁峰 来源: 时间: 2021-01-30 09:45 阅读:
岁月
  很长时间以来,都在为儿子考虑。儿子也很争气,顺利地考入体制,走上人生的磨砺旅途,对此,我欣欣然,惴惴然。欣然花开,惴然失落,静默沉思,不禁回想父母的沧桑岁月,顿时无语凝噎。

  人常说,养儿才知报母恩。结婚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懂得感恩,一直不会忘记父母为我倾其所有的付出。但我对父母的回馈少之又少,多是停留在“懂得”二字。可以说,父母那一代太不容易,几乎没享过一天的福。上学的时候,只有父母在默默地耕耘与付出;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仅是能裹住自己的生活,有时还需要父母贴补;结婚生子的时候,也是捉襟见肘,偶尔回老家一趟对父母也是奢侈;当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回老家看到的却是父母的坟茔,送再多的纸钱也见不到父母的笑颜。

  父母健在时,每逢春节,我不管山高路远,总要回到父母身边,陪他们过年,总在年初一,起早给父母磕头,给父母拜一个早年。父母在,就是一种幸福,那种感觉与年龄无关,与岁月无关,与结婚生子无关。在父母面前总感觉一种无瑕的依赖,一种无绪的牵挂,一种无言的召唤。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就是自己有小家的时候,还依然对老家心驰神往,直到父母相继辞世,才感到心无所依。

  小时候,父母的规矩很严苛,很传统。家里来了客人,母亲不上桌,我们小孩子更不能上桌,倚在门边眼巴巴地看着客人把垫底青菜上的猪肉片子吃掉。有时,就是客人吃剩下的猪肉,母亲也不让吃,要用来炼油,炼油后能吃上一块油脂子就不错了。只有等客人走后,才能吃点菜底儿,吃完了还要用舌头把盘子舔了又舔。

  那时候,家里一天三顿吃红芋,吃得鼻子眼都是的,真是红芋饭、红芋馍、离了红芋不能活。可以说,我的少年时代完全离不开红芋,打垄耙窝栽红芋,翻红芋秧,拾红干子,有时还要挎着粪箕子、带着粪耙子去捞红芋。那时候,农村家家都有一个红芋窖,对窖子里的红芋,我几乎没吃过好的,因为父母太会过,要拣快坏的吃,谁知道吃着坏的,好的坏着,每天一掀锅,都是一股坏红芋味。所以,直到现在,我对红芋还心有余悸,好像都吃伤了。不过那时候也没办法,除非冬瓜菜、南瓜饭、北瓜菜、椒胡子、窝窝头算来点花样。唉,之所以小时候喜欢过年,就是因为能吃上好的,不仅能吃上白面馍,还能吃上肉,还有转莲(瓜子)。

  那时候的日子很均衡,过得都差不多,好的也好不哪去,除非有辆自行车。一个庄的人多是同门本族,也很和谐,端一碗红芋饭都能跑满庄。快要过年了,父母们都忙着置办年货,看谁家买的猪肉多,忙着劈木柴、蒸馒头、炸丸子、炸焦叶子和蚂蚱腿。那时候过年,每家的房屋梁头上都挂着猪肉和鱼,还有盛满油炸食品的竹篮,主要是防鼠、防猫、防小孩。东西要陆续着吃,吃着吃着,丸子都发霉了,年也在零碎的鞭炮中消逝,父母也在孩子们的成长中老去。

  现如今,条件好了,虽说春节到了,但年没了。特别在城市,也没有了鞭炮声,纵然车流滚滚,但掩盖不了一种寂静与孤独。可以说,每一个行走的灵魂都在期待,都在追寻,都在为活着而努力,都在为努力而活着。

  (2021年1月30日晨于淮北)
美文网微信号:mw748219,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本页面《岁月》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岁月

本页地址:http://www.dynamic614.com/meiwen/13822.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

美文网 欢迎你再次来访!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的评论需要经本站审核才能显示出来!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